长弧过气年。

江海寄余生。

江海第一次听说余生就愣住了 原来不止我叫江海 世界上还有人叫余生啊 “江海寄余生 江海寄余生”江海低头默念了两遍 抬头笑了“余生 我是江海呢”
江海第一次见到余生又愣住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孩子啊 白白净净的又有点痞 可能是感受到江海的目光实在太热烈 余生就歪了歪头 看着江海 冲她笑了一下“江海?我是余生啊” 说得好像是认识了很久一样 江海脸蹭一下就红到了耳朵根 没骨气的转身就跑了 江海暗自骂了一句 “我操我操我操 刚刚是在对我笑吗 怎么会有这么苏的人啊我的天 笑起来也太好看了把 谁说余生从来都不笑的 谁说余生从来都不笑的啊 妈的不要突如其来冲我一笑啊 我会忍不住喜欢你的啊 我才刚认识你 就喜欢你显得我很肤浅啊 我要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海的少女心隐藏了十几年 一跳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然后江海就发现 一旦关注着一个人 你就会老是看到他 去吃饭的路上会看到余生 趴在走廊的栏杆上往下望会看到余生 去二楼拿化学实验器材会看到余生 江海在教室里坐到自己座位上 一停下来 她就忍不住想余生了 我叫江海 他叫余生 可能这就是命把 就算是月老也应该把我们俩的红绳系在一起 就算是皮卡丘也应该冲我们俩射箭把 江海寄余生
江海怎么追到余生的呢 说来奇怪 江海只是天天很早去学校 在他的抽屉里塞一颗薄荷糖而已 只塞薄荷糖 别的什么也没有 然后就是不断地偶遇偶遇偶遇见面见面见面 但是碰到的时候 余生从来都不多说几句话 都是江海在那叽叽喳喳地说 余生最多是点点头说声嗯 倒也是从来不嫌烦的 后来余生告诉江海 我就是喜欢你这幅吵吵闹闹 把我的生活掀起惊涛大浪的样子 余生容得下江海
江海就这样天天在余生面前晃悠来晃悠去 江海这人是耐不住性子的 我喜欢你就要告诉你 哪怕做不成朋友 我也要说出来 就算你拒绝了我 我也还是会喜欢你 只是接下来我会悄咪咪的喜欢你 不让周围人知道 不让你知道 直到把爱耗光 我才会停止对你的喜欢
江海什么准备也没有做 情话也没有打草稿 连明媚的日子也没有挑 就在灰蒙蒙的天气下 她原本肩并肩走在余生旁边 突然蹦哒到余生的面前 余生停了下来看着她 江海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子看 突然江海就抬头了 “余生同学!我告诉你!我喜欢你!”江海看到余生没反应 又急急地补充了一句“我江海!喜欢你!喜欢余生!”余生眼睛里掩不住的笑意往外溢 “你是白痴吗?我也喜欢你啊。”江海眨了眨眼 看到余生忍不住弯起嘴角 她才相信这不是梦 “这是…真的啊!天哪!!余生也喜欢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余生也喜欢我!”
江海和余生在一起了之后 江海就光明正大地天天盯着他看 怎么看都看不够 怎么看都看不腻 看得余生都害羞 “江海!你老是盯着我看干什么”江海惊奇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好像刚刚的问题非常弱智一样“余生 你那么好看 以前我只能悄咪咪偷看你 现在好不容易可以光明正大地看你了 你还问我干什么!?”江海没事干而余生忙活的时候 江海就数他的睫毛 余生的睫毛又长又弯女孩子看了都嫉妒
就是江海这么喜欢的一个人啊 江海却是最后一个知道余生他妈 他妈其实是个女孩子
江海真的怂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怂过 她开始躲余生 江海根本没办法直视余生啊 她连余生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都不敢承受
余生在图书馆堵住了江海 江海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她 想要绕过去 余生就跟着她移动“江海!!!”余生突然叫了她一声 慌得她不敢动 从来没见过余生说话这么大声 语气那么凶 “我他妈想你了 你别躲我了好不好”余生拉起她的手 江海偷偷瞄了她一眼 余生委屈巴巴的 像一只被人丢弃的小猫一样 江海这个没出息的 像是没见过余生一样 脸又是蹭一下就红了 啥也没说 转身就又跑了
江海坐在床上 看着月光从窗子照进来落一地 想着余生 想她手握着笔教自己做题 想她长又弯的睫毛 想她对着自己笑的样子 想她拉着自己委屈的语气 想她的名字 想她 想余生 一晚上
六点多的闹钟突然响起来 即使是在一起之后江海也没有改掉天天给余生塞一颗薄荷糖的习惯 江海突然从床上蹦起来 迅速洗漱完连早饭都不吃就跑去学校 到了余生班里余生却不在 一直到快要早读余生都没有出现 江海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的气球 一点一点地泄气了 为什么偏偏在我打算坚持下去的时候 为什么就差这么一点点呢
江海低着头到了教室门口 看到有个人在门口 她正打算绕过去 那人又堵住了 她正要开口骂 一抬头发现是余生 马上又转头过去 余生拉住了她“江海 你一共给了我三百零七颗薄荷糖 我都留着没有吃 现在我每天还给你一颗 等我还满三百零七颗 你能不能也喜欢我”江海突然回头亲了上去 余生愣住了 江海抬头看着她 “余生!老子就是喜欢你啊!”

江海寄余生。

over

宋之和与宋之易是一对双胞胎。

五岁的时候
两个人一起去上幼儿园 一起回家 她们从来都不会手牵手并排走 老是宋之和屁颠颠地跟在宋之易后面 宋之和一点也没觉得跟在别人身后有什么丢脸的 她还觉得很开心 跟着宋之易 自己完全都不用看路 只管跟着就好了 宋之易表面上无所谓 只管着自己走路 但早就习惯余光里有宋之和活蹦乱跳的身影了 宋之和也是奇怪 虽然老是东瞧西望的 抬头看黄昏云被染成一片一片的 低头看阳光在整个城市里跳动 对着宋之易和自己的影子自顾自地玩 但是从来都是老老实实地在那个宋之易熟悉的右后方的位置

十六岁的时候
宋之易已经成了一个短发酷妹 平时很少说话 不怎么爱笑 成绩奇好 对所有人都一个样 不是特别疏离冷淡 但也只是尽到礼仪 宋之和整天不知道在开心什么 仰着一张笑嘻嘻的脸 像一个小太阳一样 吵吵闹闹的 但是一点也不惹人烦 在宋之易的潜移默化下 成绩也挺好的 明年就要中考了 宋之易最近盯宋之和很紧 自习课的时候不许说话不许睡觉 放学要跟着宋之易早点回家 作业要在自己写完后半小时内结束 十二点之前必须睡觉 宋之和前几年都浪惯了 哪里受得了啊 她没开始几天就要崩溃了 但是宋之易就是看了她一眼 她就老实得不得了 心里都不敢藏半句怨言

二十岁的时候
宋之易没有因为以全省第七的成绩考进来而人人皆知 却因为一次弹唱的时候笑了一下而名声大噪 宋之易什么时候笑过啊 她笑起来居然那么好看 瞬间整个校园都知道了宋之易 宋之和才不以为然呢 还不是因为自己说着不去看她唱歌 结果还是去了她才笑的 又不是对着别人笑的 真不知道他们在激动什么 想是这么想 宋之和也偷偷对着镜子比划过自己的嘴角 就是笑不出宋之易的那个样子 好在宋之和大大咧咧的 没几天就忘了 笑?那种事情宋之和可是天天都在做啊

二十二岁
“宋之易!!!!!!!”声音从对街传过来 宋之易一回头 人已经在身边抱住自己了 “宋之和 你先松手”宋之和抬头看她“不松不松 你都不问问我怎么找到你的吗”宋之和的眼睛亮亮的 眨眼的时候看到长长弯弯的眼睫毛 宋之易想 这可真犯规啊 星辰大海可不能比 “你不问我就告诉你了!我是靠心灵感应找到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毕竟我们可是双胞胎啊 怎么样 我厉害把”宋之易轻轻笑了一下“没事少看点这种电视剧”宋之和愣住了 那天晚上离得远没看清 宋之易笑起来可真是好看啊 笑得像颗水蜜桃一样甜甜的

宋之和与宋之易是一对双胞胎。

over